•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随笔 中医和西医的差别及其它

吴国海

声名鹊起
#1
中医和西医的差别及其它
雍牧


很多学西医的本专科学生一出校门便能容易找到工作,而学中医的却很蹉跎!与中医相比西医相对来说较为机械,掌握了生理知识,人体解剖结构,病理症状和药物药理及其副作用和配伍,便能初步临床应用了。而学中医的刚出校门的二十多岁的男女毕业生却实际上对什么是中医并还没有真正深切的体悟,课堂里而且是学院派的所谓“中医理论”对于二十多岁的男女少年们来说应该还是肤浅混沌!没有广阔生活阅历和深层次体感体悟,对传统中医也就是一知半解!同时与西医相比,中医理论更显重要,这问题尤显玄奥,不谙理论,中医师就会变成胡万林,而西医只要按规范操作,就不会差到那里去!中医需要触类旁通更需要融会贯通,而这正是中医大学毕业生们的弱项,这也就是民间所谓老中医一词的由来。中医有很多的辨证,在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证候里,病因辨证、气血精津辨证、脏腑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六经辨证,无不纠缠在一起,成为一个系统整体可以说宏微观交织在一起的中医观,在中医看来,人体就是个小宇宙!说到阴阳,另外还有五行之辨,很多人会把这些和算命占卦和看风水等一些迷信联系在一起,这些都是“道教”的歧术或末流(雍牧此论无关“心理学”和“环境论”)。但中医的阴阳和五行却并非迷信,而是一种朴素唯物的辩证认识方法,其概念和内涵和前者是不同的!实质上雍牧也不太喜欢传统文化,自已是在西欧文学的熏陶下成人的,喜欢逻辑清晰理念性的事物。从小不喜欢老子的“道德经”(感觉有点稍显中性语境的虚伪和模棱两可)而宁愿看“易经”的爻辞(饱蕴生活哲理)和庄子的东西(想象力丰富,且庄子是个“愤青”);从小反感且非常排斥“儒教”但不否认儒家的某些观念如“恕道”有助于我们精神和生活上建立平衡,仅此而已,同时象乾隆皇帝一样认识到历史上和现代生活中绝大多数“儒者言行皆悖”;但喜欢汉服,飘逸而谐趣,总之来说,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另外不知道山东时常“奠孔”干什么,还有中共前高官跑武当求得了一面“上上符”护佑,难道说中国共产党政权需要皇权传统“儒教”支撑及“三清”阴庇吗?!或在国家没有“信仰”状况下,从“儒教”里寻求“政治理念”的“合理性”?!再封“衍圣公”世袭,干脆学鞑子给普京·彼得塑像而在天安门广场立座秦始皇碑?!或请于丹任教育部长?!——打住,离题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 聊拟
附-贾明先生评论:
我以为从总体上来说,中医在宏观上正确,而微观上比较难于准确;西医是微观准确,而在宏观上还比较难于正确。这是由于中医理论是建立在天人合一的,天道自然统一的心物一元道家思想基础之上的,而西医是建立在现代科学,基本上是唯物主义的实正科学基础之上的,而现代科学只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小部分,故其局限性不可避免。而中医的传统思维和理论方法,以及经验非一般学校教育所能获得,故中医界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滥竽充数者多。另外我觉得中西医结合的口号最容易引起混乱,导致机械的庸俗的生硬的所谓“结合”,其实是走入死胡同,因为二者的基础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是不可能结合起来的,硬要结合,就是四不像。       

雍牧回复:
很精辟的评析,抛出了砖而引来了玉。道家的心物一元分则也是二元,否则也是混沌,另外与古人“我”“吾”似有一比。尤其是贾明先生对“中西医结合”的论断非常中肯,的确二者是不同的系统,但并非绝对不能“融会”,而可以互参所长,需要某种难以言传的文化悟性和经验悟性,经验也是文化。否则中医的“望闻问切”四诊也总似乎瞎人摸象!现在西医的基础生理解剖也已被中医所借鉴,但实忌“机械的庸俗的生硬的所谓‘结合’”,谢谢佳评!





二零一五年六月 聊拟
 
由版主最后修改:
#3
错多发了栏目,想删却删不了,可能是自已不会操作!
【很多人会把这些和算命占卦和看风水等一些迷信联系在一起,这些都是“道教”的歧术或末流 】这话不正确,首先,算卦看风水不是迷信,也是一种真科学,只是被一些人用于蒙骗而已。
 

吴国海

声名鹊起
#4
【很多人会把这些和算命占卦和看风水等一些迷信联系在一起,这些都是“道教”的歧术或末流 】这话不正确,首先,算卦看风水不是迷信,也是一种真科学,只是被一些人用于蒙骗而已。
是旧文,较幼稚,也有些片面!我认为对于“占卦”,应该有些预测成分,但既然是预测,自然不可能都准确,当然有参考意义,可以提供一种参照值;“风水”按现代意义表述,也应该是一种环境学,是有其“合理性”的,但二者都要把它和“算命”二字分开,“算命”二字应该确切无疑归属于迷信的,所以也会被很多人“用于蒙骗”!另外我是把“道学”和“道教”分开的;若有兴趣可浏览下我的昔年博文《月上中天(自然主义的迷思)》,也是一篇很幼稚的涂鸦!:014:
 
#5
是旧文,较幼稚,也有些片面!我认为对于“占卦”,应该有些预测成分,但既然是预测,自然不可能都准确,当然有参考意义,可以提供一种参照值;“风水”按现代意义表述,也应该是一种环境学,是有其“合理性”的,但二者都要把它和“算命”二字分开,“算命”二字应该确切无疑归属于迷信的,所以也会被很多人“用于蒙骗”!另外我是把“道学”和“道教”分开的;若有兴趣可浏览下我的昔年博文《月上中天(自然主义的迷思)》,也是一篇很幼稚的涂鸦!:014:
中华科学,博大精深,很多东西,也许我们没有了解,就造成排斥,不一定就是错误,同一样东西,事情得分什么人去做。五行八卦不止运用中医,也运用天地之间。当然也包括相面测卦,比如相面,测卦也有它的定律,和灵活性,至于它的准确性,要看术士的德行,修为,文化而定,和中医一样,比如拔罐,我所学的拔罐是不能把淤血留在皮肤表层,害处多多,我老师【也是我先父】就这样举例告诉我,淤血或者湿气,就好像是屋里的垃圾,要把它清理出去,不能只扫在门口。现在很多拔罐,都是把淤血留在表层,让患者满身全是淤血罐印,这些淤血是不是又要通过血液还回去?这个后遗症与西医用激素也应该不分上下。所以,我拔罐都是先用皮肤针,拔罐多拔次数,少拔时间,一般根据体质1分钟或30秒一次,尽量做到不留淤血在表层。:001::001:个人见解,望老师多批评指点。
 

吴国海

声名鹊起
#6
中华科学,博大精深,很多东西,也许我们没有了解,就造成排斥,不一定就是错误,同一样东西,事情得分什么人去做。五行八卦不止运用中医,也运用天地之间。当然也包括相面测卦,比如相面,测卦也有它的定律,和灵活性,至于它的准确性,要看术士的德行,修为,文化而定,和中医一样,比如拔罐,我所学的拔罐是不能把淤血留在皮肤表层,害处多多,我老师【也是我先父】就这样举例告诉我,淤血或者湿气,就好像是屋里的垃圾,要把它清理出去,不能只扫在门口。现在很多拔罐,都是把淤血留在表层,让患者满身全是淤血罐印,这些淤血是不是又要通过血液还回去?这个后遗症与西医用激素也应该不分上下。所以,我拔罐都是先用皮肤针,拔罐多拔次数,少拔时间,一般根据体质1分钟或30秒一次,尽量做到不留淤血在表层。:001::001:个人见解,望老师多批评指点。
言之有理,很有启发!以后自已须在经典上多下点功夫,我的针灸是父传,同时我父亲还是个一辈子都搞太极的,擅长推手,同时他终生还是个书痴,外表印象有点迟钝木纳,说话也有迠迂腐,早年自编教训办过太极推手函授,刊发过不少太极文章,现在八十二了。比我父亲还大的姑母中风变成了植物人躺市医院插鼻饲三个月,转县中医院,我父亲去针灸当次就微微开眼,两个疗程下来就能张嘴说简短还算能听清楚的话,能起坐能伸手要东西吃,西医师们都认为奇迹。我过去本无意从医针灸,是被我父亲赶鸭子上架的,又去山东学校学了点粗浅的理论,实际上跟我父亲身边就行,但我贪玩就去了山东,回来后仍不想搞针灸,反而搞了进口红酒代理又失败,无奈又去北京短期进修一阵子,回来从了此业。当然到外边也没白学,多少有点系统性东西,特别是解剖,这是我父亲教不了我的,当然我现在针疗主要用的还是我父亲的经验穴,另外我父亲医书留下很多,他看每一本书都要写眉批作笔记的,但我一般也就随便翻翻就很不错了,感觉传统的东西和自已的理念抵触很大,有先入为见所以也就没兴趣 ,看中医经典感觉很勉强,只是对针灸还算喜欢上了。现在自已也心死了,父母年纪也大了,无意再四处飘泊,下半辈子就老实守着针灸从医吧!看中医院针推科病人躺满,一个人一天能治三十个,我都咋舌,当然他们不缺病人,治疗效果也就不用说了。于我来说,我得保证质量,同时无意把自已搞得很累,而且我们沿海经济要比内地好,诊费提高就行,病人能即效的愈症也很高兴,多数都能乐意支付。下午来几个要拔罐 的病人,我就试用老师你的方法!:080:
 
#7
言之有理,很有启发!以后自已须在经典上多下点功夫,我的针灸是父传,同时我父亲还是个一辈子都搞太极的,擅长推手,同时他终生还是个书痴,外表印象有点迟钝木纳,说话也有迠迂腐,早年自编教训办过太极推手函授,刊发过不少太极文章,现在八十二了。比我父亲还大的姑母中风变成了植物人躺市医院插鼻饲三个月,转县中医院,我父亲去针灸当次就微微开眼,两个疗程下来就能张嘴说简短还算能听清楚的话,能起坐能伸手要东西吃,西医师们都认为奇迹。我过去本无意从医针灸,是被我父亲赶鸭子上架的,又去山东学校学了点粗浅的理论,实际上跟我父亲身边就行,但我贪玩就去了山东,回来后仍不想搞针灸,反而搞了进口红酒代理又失败,无奈又去北京短期进修一阵子,回来从了此业。当然到外边也没白学,多少有点系统性东西,特别是解剖,这是我父亲教不了我的,当然我现在针疗主要用的还是我父亲的经验穴,另外我父亲医书留下很多,他看每一本书都要写眉批作笔记的,但我一般也就随便翻翻就很不错了,感觉传统的东西和自已的理念抵触很大,有先入为见所以也就没兴趣 ,看中医经典感觉很勉强,只是对针灸还算喜欢上了。现在自已也心死了,父母年纪也大了,无意再四处飘泊,下半辈子就老实守着针灸从医吧!看中医院针推科病人躺满,一个人一天能治三十个,我都咋舌,当然他们不缺病人,治疗效果也就不用说了。于我来说,我得保证质量,同时无意把自已搞得很累,而且我们沿海经济要比内地好,诊费提高就行,病人能即效的愈症也很高兴,多数都能乐意支付。下午来几个要拔罐 的病人,我就试用老师你的方法!:080:
每个人学的师傅不同,当然也理论技术不一样,这个没关系,只要能快速给病人解决病痛,互相总结经验,让我们中华医学不断进步发展就好。今后得多多向你学习,盼望老师多发一点经验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