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讨论 中医随想录——我的中西医结合之路(2)

安徽丑货

声名鹊起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曾治一急性乳腺炎,初产妇分娩后3个月便因恶寒高热入住卫生院,诊断并不复杂:急性乳腺炎,脓肿形成。于是作患乳外下象限的放射状切开,引流出不少的脓液。但切开脓肿后其高热不退,夜间还出现了谵妄,其家人紧张不堪。我只得唤醒熟睡的学长再度床前处置,睡眼惺忪的学长检视患乳后便断定还有脓肿必须切开引流。其时乡镇卫生院设施极其简陋,一台50mA的X光机便是高端设备了,化验室仅能开展三大常规检验,均由医生代劳,一台单导联心电图机由于热笔损坏,时常打不出图纸。要是在当下,患妇入院时作体表的超声检查便可确脓腔数量和具体位置,并在之引导下安全地切开引流。于是配合学长再度循已切开的脓腔耐心地用手指探查,费时良久才确定后下方脓肿位置,用血管钳小心分开后,一股浓腥浓腥的脓液喷射出来,我避之不及而被溅了一脸,那股浓烈的腥臭味曾困挠着我许久许久……脓肿引流后数小时内,患妇的体温便降至正常。
还有一青年患者,家贫如洗而性格乖戾,其与老婆拌嘴后居然吞铁锁自杀,躺卧野外数日才被发现,送医后其食管已感染穿孔,只得手术取出。术后出现化脓性胸膜炎,经久不愈,无力支付后续医药费只得回家保守治疗。其手拎引流瓶就诊时,已呈恶液质,典型的杵状指和低蛋白血症,低热不退且每日引流数十毫升稀薄恶臭脓液。我予以体位引流,短程口服甲硝唑和复方磺胺甲基异恶唑,嘱其加强营养,每日食鸡蛋十枚。同时以鱼腥草和鲜苇茎煎汁当茶饮,如此调治数月,居然痊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贤聚斋 同行交流、普及中医知识、免费咨询诊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