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内科医案 误汗伤阳案研讨学习

刘军

声名远扬
#1
一人,男,65岁,近几日感冒,憎寒恶热,全身拘束,每日晚10点加重,体温37度,自服感冒冲剂一包,汗出,但寒战,测得体温38度,至快天亮时恢复正常,一连数天,天天如此,脉浮大,遂求诊于安医生。
今天安老师发的是一个误汗伤阳案,各位老师出方,或桂枝加附子汤,或芍药甘草附子汤,或认为病在太阳少阳用柴胡桂枝汤的,或麻桂各半汤。还有老师认为:疟疾,脉浮大,可吐之,治在少阳。小刘认为:脉浮大,有郁热了。用桂枝二越婢一汤。
安老师按:浮大也有不足脉。憎寒恶热,是病人的自我感觉,恶热与恶冷同时存在,也就是自感既怕冷又怕热,说冷又热又拘束,反正全身不舒服。但往往症状不剧烈,表现轻微憎寒恶热,看似矛盾,但病人的感觉又是客观存在的。据病人自己称:按说轻度发热,症状很轻微,服感冒冲剂是对的,也就一连几天喝感冒冲剂,但服了感冒冲剂后,出了汗了,但感冒没好,反一味的怕冷,寒战起来,一测体温38度。变一味寒战厉害了,自己想不透这理,没办法了,来找安医生吧。
感冒一词,是后来发明的名词,是一宽泛之名词,头痛、脑热,咳嗽身疼,全身不舒的统谓,因此感冒不等于太阳病。而桂枝附子汤证,患者寒战不解,因于正气不足,正邪相搏,搏而不胜,难以驱邪外出使然。
这个病人,他的病机是:虚人误用了汗法。我用的正是芍药甘草附子汤。一剂之后,则不再恶寒,浑身舒泰;又再连服两剂痊愈。
经历这个病人后,我就对芍药甘草附子汤感了兴趣,先后查了有关好多资料,好多说法,都无一不是牵强附会,胡乱解释一通。而这么用法,据我所查的有限资料来看,我是独一份。后来再没遇到这种芍药甘草附子汤证。误汗分多种。而芍药甘草附子汤是误汗法,引起的变证中的一种罢了!你比方说,病人是一个麻黄附子细辛汤证,仲景说不能用汗法,(注:麻黄附子细辛汤仲景不叫汗法),医者见无汗,用了麻黄汤的误汗法。根据病号当时的体能,又不一定出现什么变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