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难探讨 《<内经时代>补注》为何又叫《正说内经》?

想看王家祥、张庆军、刘平、毛振玉、林盛进、土枪等老师讲座?尽在四君中医—师说频道
《<内经时代>补注》为何又叫《正说内经》?

河间市人民医院 金栋

时贤赵洪钧先生《<内经>时代》一书,通过与《内经》同时代和之前的相关文献横向比较,以及对两汉的政治、思想、科技、文化脉络背景等梳理,对《内经》的成书年代,赵先生已了然于胸。《<内经>时代》明确指出:“《内经》成书的基本条件到西汉初才具备,灵素骨干内容成型不会早于两汉,一些篇章可粗定成文于东汉。‘七篇大论’出现更晚”。“只有到汉初,《内经》理论框架才具备,并且是汉代的统治哲学”。赵先生且旁征博引近现代学者如梁启超、顾颉刚、杨向奎、范文澜、冯友兰、任继愈、张岱年等人的观点,说明“阴阳五行哲学在汉代占统治地位,最盛行。《内经》的成书时代不应提前到汉代以前去”。

《<内经>时代》还提出不少考证依据。如《灵枢·肠胃》只可能是王莽之后成文;马王堆医书早于今《内经》,而且是当时流传的医书;扁鹊、仓公早于今《内经》;九卷和八十一篇是典型的汉代思想烙印;汉初尚黄老是《内经》的另一个政治和哲学思想背景;今《内经》带有董仲舒思想的明显烙印;天文历法方面的汉代特点等等。总之,《<内经>时代》虽然不限于考证《内经》成书时代,对成书时代这个大问题,还是做出了回答。实际上,本书各节对这个问题都有或明言或暗含的回答。

读过《<内经>时代》,会认为此书乃解读《内经》成书年代的一把钥匙,但不是只限于考证成书年代。赵先生搜求古训,博采众家,考究源流,穷其所以然,目的是求得《内经》之正解。《<内经>时代》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即用阴阳五行说通释《内经》,把《内经》放回盛行阴阳五行思想的时代去,将和它有关的政治思想背景,及各种同时代的学术进行比较研究。

赵先生研究《内经》的最后见解是:“《内经》的体系是天人相应体系,《内经》的方法是比类取象方法”,“阴阳五行学说为《内经》最高理论”。赵先生说:“阴阳五行是《内经》的统帅、灵魂。有了它,尽管各篇错乱重复,矛盾之处举不胜举,仍不失为一个整体。没有它,《内经》只剩下一堆零碎的臆测和经验知识。”

所谓正说,乃与戏说相对而言。即本书原著
《<内经>时代》文中旁征博引古今名家之说,以唯物的指导思想、严谨的科学态度、求真的治学精神、史家的睿智头脑,解说自己的心得和撰写过程。以求《内经》学术体系之真、之实、之是!《<内经>时代》除考证翔实外,其方法之严谨,视角之新颖,独具匠心,与以往考证大不同,字里行间无不与考证有关,故结论非常可信。且《补注》又仿古代贤哲儒生考注、考证之体例,博采众家,择善而从,拾遗补缺,即“辨章学术,考镜源流”以知其所以然。此即系本书名为《正说<内经>》之故!

不当之处请拍砖!
 

ymy111

声名鹊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