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推拿手法 能量治疗漫谈—西方能量治疗方法与传统气功的不同

虽然西方当前流行的能量治疗方法和气功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有几个关键的不同:
1. 侧重点不同。
h西方能量治疗方法重点是给他人治病。
传统气功的侧重是养生保健,自我治疗。
2. 能量来源不同。
西方能量治疗的方法,使用的是能量治疗师人体以外的能量,比如可以取山川河流的能量,可以取太阳或者地球甚至是银河系的能量来做治疗。治疗师本人的身体只是能量的通道。每次治疗不但不会损失治疗师自身的能量,反而同时对治疗师的本身的能量场有所增强和净化。也就是说,能量治疗师越经常给人做治疗,其治疗效果越好,自己身体也越健康。
传统气功在治疗他人时使用的是气功师自身的能量,所以很多气功师发放外气给人治病,自己也会有所损失。不是练习过几十年的气功,也没有足够的功力给别人治病。或者给他人治病过多时,自己反而会生病。
3. 谁是治疗师(healer)的观念不同。
西方能量治疗的观念是能量治疗师只是给患者提供一个身体自愈的场或者环境,或者说激活患者的自愈能力。真正的治疗是要患者自身去主动完成的。这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有时候治疗效果很好,但有些人的治疗效果不怎么样。或者治疗当时无效,几天后却发现效果很不错。
传统气功在给他人治疗时,认为气功师是能够治病的,患者是被动被治愈的。
 

大周天

声名远扬
天际飞虹老师介绍的西方能量治疗关念很好。有点象中国的气功意思。用意念取之大自然与宇宙星空之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又不伤医者体能。妙!想试试。我曾用,想找太空借个金光罩,罩着自已身体,只露双眼,探试对方气功大师开的天目。结果气功师观察一会儿说:我只能看见你的两只眼睛,眼睛以下确什么也看不见。是巧合吗?不过我是间断练慧莲功,难道气功师开天目是真的?
 
天际飞虹老师介绍的西方能量治疗关念很好。有点象中国的气功意思。用意念取之大自然与宇宙星空之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又不伤医者体能。妙!想试试。我曾用,想找太空借个金光罩,罩着自已身体,只露双眼,探试对方气功大师开的天目。结果气功师观察一会儿说:我只能看见你的两只眼睛,眼睛以下确什么也看不见。是巧合吗?不过我是间断练慧莲功,难道气功师开天目是真的?
说起来人的身体,其实是一件很落后的设备。从知觉角度讲,鼻子不如狗的,眼睛不如鹰的;从功能角度讲,奔跑速度比不过豹子,举重比不过大象,撕咬比不过豺狼。但就是这么落后的一件设备,确是我们能够在地球上生存的至宝,人人都爱惜得不得了。读过《心经》,就知道人体既是我们认知世界的关键工具,但也是限制我们认知世界的障碍。人眼只能看到“可见光”(这个可见光的定义就是以人眼能够看到的光谱范围定义的,原本并没有可见与不可见之分,是人类自己从自身的肉眼认知角度来定义了这个词),后来发展到仪器测量,才有了红外线,远红外线,紫外线等等光谱定义。但没有人类,这些不同频率的光就不存在了吗?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也都是从人的肉眼是否可见来定义的。如果人类有一天消失,宇宙中的光波都会消失吗?不过可以肯定,光明和黑暗的定义会随着人类一起消失。推而广之,人类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和定义都是从本身这个“人体”角度出发的,这些定义其实都是“主观”的定义。测量仪器就客观吗?测量仪器不过是我们人类感官的延伸,我们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也都还限制在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的范围内。色香声味触,我们能够发展的仪器也不过还是限制在这个范畴中。“不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这基本上是人类整体文明的水平。人类有记载的历史上,释迦摩尼佛可以算是对世界认知最广的一位了。但即便是佛法,也还要借助人类的文字和文化来传播,但是一旦经过人类语言和文化这个滤镜,就又失去了“道”之本真,也就只是“方便之门”。这点又可以借助《道德经》来理解:“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能够真正达到“开悟”或者“悟道”的水平,就是要把这个“人”壳的限制完全脱掉来重新认知世界以及我们世界以外的世界。

我把话题扯远了。还是说天目吧。我认为天目人人都有,但每个人的敏感程度不同(也就是您讲的天目开与不开),而且天目并不是感知能量场的唯一工具。我治疗过的患者中就有对能量非常敏感的,但却是不同的类型。有能“视”的(这个大概和您说的天目有关),我运针时她能在脑海里看到各色的光,而且和我们讲的脏腑五色基本相吻合(这是个洋人,不懂得五行这些东西,所以不会刻意去匹配)。还有能“触”的,感觉我送到她体内的能量如同海浪,一波接一波,还会在体内循环往复。我自己有时能够在脑海里看到色彩和图形,尤其是我面对治疗能量很高的人的时候,闭上眼睛就能够看到色彩。我第一次经历是多年前在音叉治疗学习班上,课间一位洋人女士说要给另一个同学治疗一下腹胀,我当时正站在离她5米以外闭目养神,突然间脑海里出现一个巨大的紫色旋涡(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我吃了一惊,睁开眼睛,只看到几个人站在那里比比划划做治疗。我闭上眼睛,那个紫色旋涡又再次出现。我这样反复试了好几回,才认定是感受到了那位女士的治疗能量。在我以后给其他患者做治疗的时候,偶尔也会出现美丽的色彩和图像(几何图形和花朵居多),但不是每个患者都会带给我这种感受。另外一种感受是信息暗示,我在运针的过程中要配合导引(让患者做特定的动作来配合针灸治疗),我是不用逻辑分析来决定患者要做什么动作的,随着治疗的进展,我脑子里会有不同的动作出现,我就让患者做这个动作,疗效就非常好。如果我刻意改变计划,让患者做其他动作或者不动,疗效就会大打折扣。
 

李荣伟

痴人
说起来人的身体,其实是一件很落后的设备。从知觉角度讲,鼻子不如狗的,眼睛不如鹰的;从功能角度讲,奔跑速度比不过豹子,举重比不过大象,撕咬比不过豺狼。但就是这么落后的一件设备,确是我们能够在地球上生存的至宝,人人都爱惜得不得了。读过《心经》,就知道人体既是我们认知世界的关键工具,但也是限制我们认知世界的障碍。人眼只能看到“可见光”(这个可见光的定义就是以人眼能够看到的光谱范围定义的,原本并没有可见与不可见之分,是人类自己从自身的肉眼认知角度来定义了这个词),后来发展到仪器测量,才有了红外线,远红外线,紫外线等等光谱定义。但没有人类,这些不同频率的光就不存在了吗?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也都是从人的肉眼是否可见来定义的。如果人类有一天消失,宇宙中的光波都会消失吗?不过可以肯定,光明和黑暗的定义会随着人类一起消失。推而广之,人类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和定义都是从本身这个“人体”角度出发的,这些定义其实都是“主观”的定义。测量仪器就客观吗?测量仪器不过是我们人类感官的延伸,我们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也都还限制在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的范围内。色香声味触,我们能够发展的仪器也不过还是限制在这个范畴中。“不知道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这基本上是人类整体文明的水平。人类有记载的历史上,释迦摩尼佛可以算是对世界认知最广的一位了。但即便是佛法,也还要借助人类的文字和文化来传播,但是一旦经过人类语言和文化这个滤镜,就又失去了“道”之本真,也就只是“方便之门”。这点又可以借助《道德经》来理解:“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能够真正达到“开悟”或者“悟道”的水平,就是要把这个“人”壳的限制完全脱掉来重新认知世界以及我们世界以外的世界。

我把话题扯远了。还是说天目吧。我认为天目人人都有,但每个人的敏感程度不同(也就是您讲的天目开与不开),而且天目并不是感知能量场的唯一工具。我治疗过的患者中就有对能量非常敏感的,但却是不同的类型。有能“视”的(这个大概和您说的天目有关),我运针时她能在脑海里看到各色的光,而且和我们讲的脏腑五色基本相吻合(这是个洋人,不懂得五行这些东西,所以不会刻意去匹配)。还有能“触”的,感觉我送到她体内的能量如同海浪,一波接一波,还会在体内循环往复。我自己有时能够在脑海里看到色彩和图形,尤其是我面对治疗能量很高的人的时候,闭上眼睛就能够看到色彩。我第一次经历是多年前在音叉治疗学习班上,课间一位洋人女士说要给另一个同学治疗一下腹胀,我当时正站在离她5米以外闭目养神,突然间脑海里出现一个巨大的紫色旋涡(我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我吃了一惊,睁开眼睛,只看到几个人站在那里比比划划做治疗。我闭上眼睛,那个紫色旋涡又再次出现。我这样反复试了好几回,才认定是感受到了那位女士的治疗能量。在我以后给其他患者做治疗的时候,偶尔也会出现美丽的色彩和图像(几何图形和花朵居多),但不是每个患者都会带给我这种感受。另外一种感受是信息暗示,我在运针的过程中要配合导引(让患者做特定的动作来配合针灸治疗),我是不用逻辑分析来决定患者要做什么动作的,随着治疗的进展,我脑子里会有不同的动作出现,我就让患者做这个动作,疗效就非常好。如果我刻意改变计划,让患者做其他动作或者不动,疗效就会大打折扣。
厉害了,我的女神。
 
厉害了,我的女神。
李老师,您是坛子里的大咖,这么说,我可要无地自容啦!
我其实就是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把国外的一些新思路给大家介绍一下。文字这个东西,知道了是沟通工具,不知道时就是沟通障碍。我总是很奇怪,为什么很多北美回去的学者都是只用左脑的人,除了逻辑分析和失去了灵性的“科学”,好像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今天刚好在看一个洋人的视频:医学直觉。主讲Caroline Myss在三十几年前就能够“感受”到其他人身上的病症。她的经历和经验是由另一位西医Dr. Norm Shealy 检验核实过的,准备率达到80%以上。要说女神,这才是女神!
 

kastin

声名鹊起
国外类似的东西挺多的,比如瑜伽不仅仅是我们认为的那样取练柔韧性,更深层的而是身体各个脉轮的垃圾清理和净化,都是能量层次的东西。国外还有不少采用所谓的催眠法进行”前世回溯“治疗一些难以找到原因的心理疾病,还有所谓的”家庭系统排列"治疗家庭矛盾和心理创伤(类似角色换位,能真正感受到角色的感情和心理状态,难以解释)。另外,国外的能量疗愈,比如所谓“光的课程”,锻炼自己的敏感程度,对不同的药物乃至人和物品的能量场的敏感程度,然后察觉身体的堵塞和垃圾的地方,通过一定的方法进行净化,并且尽量避免去一些负面能量的地方。这种敏感能达到吃了什么东西(药物包括西药、中药),就能察觉其在身体内的流动和作用,仿佛“内视”一般。

国内气功中也有向大树进行交换能量的(所谓的“采气”),也有采月亮星辰之气的,将身体垃圾和负面能量与大树或者星辰进行交换(类似透析),来达到净化身体的作用。

很多神医能洞察症结,是因为能直接感受到患者的身体累,仿佛自己的身体是对方的身体一样。这就是他到了一种非常敏感的状态,“望而知之谓之神”说的就是大概如此(一些颜色普通人看不出的,类似人体辉光一样,观音佛陀背后的五彩光辉不是随便想出来的)。西汉司马迁在《扁鹊仓公列传》说扁鹊饮了“上池水”,能透视墙的另一边,“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特以诊脉为名耳”。显然,前面的“上池水”是为了解释而强行给的一种理由,医家诊脉最初也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因为这种洞察症结能力的人是无法跟普通人解释清楚的。后人不明所以,才在此处花很多功夫(当然就有了很多经验)——这就是为何说“切而知之谓之巧”的原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