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健康知识 朱清时教授有关真气的报告

风@韵

声名鹊起
#1
2004年起,我每天用一些时间练习“心息合一”,以期通过此来达到定境,升起真气,以便观察它。具体做法如下。

“修行于鼻端,系心令坚住。先数从一起,如是乃至十。修行顺此数,便得功德住。”(《达摩禅经》)修炼时关注鼻端来往的出入息,呼出气时心里默念“一”,然后吸入气;再呼出气时心里默念“二”,然后又吸入气;如此往复,一直数到十才成功,然后又从头来。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我练了十年才勉强能一次数到十而杂念不生。这样做把心息牢牢地拴在呼吸上。这里说的心念专注地看住呼吸(息),是轻松的,不是捆绑,只是看住它。正如佛陀的比方,就好像放羊一样,一群羊在草地上吃草,看羊的人并不约束他们,只是眼睛看着。

我们知道,大脑神经元每时每刻都在新陈代谢,每分钟都会更换大约100万个神经元细胞,它们都会重新建立连接,可以说大脑不断在重塑。“用进废退”原则影响着大脑重塑的方向,“心息合一”的训练有利于形成一些特殊的神经元链接组,它们可能使大脑更安静和敏锐,容易感知一些新东西,真气、气脉可能就在此之列。

做到了心息合一,没有杂念妄想,身体就开始发生一些反应和变化。《达摩禅经》讲是“息轻重冷暖,软粗与涩滑”,即八种触受(八触),冷、暖、轻、重、柔软、粗、涩、滑。其中“粗”是什么很难理解,后面我体会到气感成团后,在柔软中还有发硬的感觉,才知道它可能是这个意思。

呼吸调好,妄念意识清净,定境就到来,即“意寂止摄来”,这时“身中清凉起”,这个清凉不是外来的一股凉气,而是内心的清凉,它无法用语言讲出来的。如果我们一天到晚都在繁忙操心,叫“热恼”,清凉就是与之相反的状态。这个清净凉爽的感觉舒服得很,不仅心里无杂念,而且身体也处于上佳状态。《达摩禅经》说这就是入定的境界。“修行正住已,种种观察风”,即修行达到“止”的境界,就起观了,体内会起来的种种风(真气)。

到这个时候,我还不确定这些感觉是不是心理暗示产生的作用。长期练习“心息合一”,会使大脑重塑,虽然可以使大脑更敏锐,易于产生一些新图像,但是也可能造成很强的心理作用。在入定的境界中感觉到的真气,会不会只是一种心理暗示?还是身体其他部分真的发生了更敏锐的大脑可以感觉到的变化?

如果真气只是一种心理暗示也很好,毕竟对身心有好处,但是这样的定境就只是一种心理学行为;如果入定境升起的真气使身体其他部分发生了实质变化,入定境就不止是一种心理学行为,而且也是生理—物理行为。

2014年我卸任公职,才真正安静下来。以前的安静是表面上的,内心深处的潜意识并未安静,时常有某个事情要出问题的念头冒出来,使心不安,而且不能彻底摆脱贪、嗔、痴。现在没有事了,想管事也没有用了,心真正安定了;而且没有攀缘对象,贪、嗔、痴也消失了。真正安静下来后,发现入定时,气感由粗浊变细清了,容易聚集起来。

入静,调呼吸,意守气海,可以把全身的气聚集在那里,形成一个有力度的强气团,在气海慢慢地飘。意念可以操纵这个气团,但是当意念让它停留在气海时,它在气海憋一会儿后,会突然爆发,不受意念控制地上涌,沿脊柱(中脉)上行。

气团到腰椎时,有热辣辣的痛感,但很舒服;到大椎时常常被堵住,好像感觉挣得筋骨格格响;进到枕骨处也常这样;这时细调身体姿势,常有助于气过关;气到眉心轮,又会被堵住,这时会挣得头大幅度摇动,有些气能通过然后到达百会,像要把那里的板结的东西挣裂开来。

气感更强和更安静时,可以感觉气团的路径中心像有一根细管(正好与脊柱中心一致),像电线一样,从气海连到头顶百会,气就像电流一样上下运动,气团的中心是个“小球”,它行经的管道位于脊柱中心,细若麦秆,这正是脊髓的位置,这时“小球”的运行是不大受阻的。

所有气感当然都是大脑产生的图像。然而我所感到的真气不是心理作用,不是大脑虚拟的图像,因为真气可以违反意念而自己运行,而且真气可以产生显著的生理变化。例如:“入定”时杂念很少,即使出现,也如浮云般轻轻飘过;身体无论发热还是清凉,都感到十分快乐;无论生理感受多强烈,事后都会身体轻安,感官敏锐,智力提高。

发现了什么

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与神经元的突触相连。例如,某个细胞出现炎症分子,就会刺激迷走神经,使其发出信息神经信号,传递到大脑;然后,大脑判断后,通过运动神经,把指令神经信号反馈给最初发出信号的组织,使该组织停止合成统称为细胞因子的其他炎症分子,并通过制造“药物”来控制细胞,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而且,人体的任何感觉(包括真气气感),都是大脑产生的图像,都与神经系统密不可分。

因此我们感到的真气气感:冷、暖、轻、重、坚、软、涩、滑(还有酸、痛、胀、麻、痒),都是相应处的神经元被触动时,大脑在接受它们发出的信号后产生的图像;真气流动,表明身体相应处的神经网络交替连续被触动;禅定时常有身体全部或部分消失的感觉(“空”),是你的身体全部或部分的神经网络处于未被触动的状态。

大量水分子聚集起来,可以涌现出波浪,波浪与水分子是不同层次的现象;大量神经元协调运行,可以涌现出真气,真气与神经元是不同层次的现象。这就像阅兵的队列,队列是客观存在的,但它是许多士兵组合起来才形成的。(见图1)

朱清时在北中医演讲全文:我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

离开水,看不到波浪;离开士兵,就没有队列;离开神经元,看不到真气。这可能是那些避开神经系统去寻找独立的“经络系统”的努力都失败了的原因。 观察单个神经元时看不到真气,只有观察身体中大量神经元的整体运行时,它才出现。要进行这类观察,可能还需发展新的科学实验方法。

由于神经元遍布全身,它们的突触分布更是一团乱麻。但是身体的高效有序运转意味着传递信号的网络可能会有各种“干道”。正如地面上每座房子门前都有一条路,但是一定有各种等级的公路一样,经络是真气运行的各种干道,中脉是主干道。如果用科技手段证实了这个猜测,真气和经络之谜就可能被解开。

每时每刻,大脑都在新陈代谢,每分钟都会使约百万个神经元细胞重新建立连接,大脑和全身的神经元接连不断在重塑。重塑是在“用进废退” 中进行的,就像长期弹钢琴、拉小提琴、学习外语可以改变特殊脑区的构造和功能一样,长期观想也可以在大脑中产生巩固的形象,“心息合一”和气注中脉的训练,可能改进中脉状况,并带动全身。

2009年,丹麦科学家用高清晰度的核磁共振技术,不但看整个大脑,也看整个脑干和小脑。他们发现,长期禅定也能改变脑干的构造,改善心肺和其他自主神经系统功能。(见图2)

朱清时在北中医演讲全文:我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

正确地锻炼身体,可以使身体越来越好,甚至获得常人不可企及的能力;正确地锻炼中脉(脊髓和大脑),可以使中枢神经元越来越健康,它们之间的连接越来越通畅,不仅可以增进身体健康,也可能增强智力和认知能力,如果有人因此得到了常人以为“神奇”的能力,也是可以理解的,从科学的观点看,禅定的奥秘之一是否就在这里呢?

真气是什么

真气和经络很难被理解,可能因为它们包含更深层的问题。

我们听见一片竹林的哗哗声就说风在吹,但是风是哪来的?游行队伍走出壮丽的队形,一定有人发出信号指挥,他是谁?大量神经元要协调一致地行动,必定有信号在协调,这些信号从哪来?

我们的身体包含大约50万亿个细胞,一个细胞由大约20万亿个原子组成, 人体是由大约1028个原子组成,原子的运动都遵循简单的物理定律。由同样多的原子组成的有生命的实体与无生命之物不同,生命是有意识的。因此可以说,组成人体的这些原子能如此协调一致地行动,是与意识有关的信号在指挥。

意识从何而来呢?现在很多科学家认为,大脑是意识的生理基础。大脑中千亿个简单的神经元以正确方式组合在一起,就能产生意识,即感知、思维和其他心智功能。因此意识就像大量水产生的波浪一样,是复杂体系在整体上涌现出的现象。 神经元是人体细胞的一种,因此真气应该是与意识同范畴的东西。然而,水能产生波浪,但是波浪是不能作用于水本身的。如果意识完全是大脑产生的,那么如何解释能用意念按摩脊髓和大脑?

这样看来,对中医的真气和经络的研究可能对理解意识之谜也有益。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医对人类文化的发展作出新贡献。
 

kastin

声名鹊起
#2
2004年起,我每天用一些时间练习“心息合一”,以期通过此来达到定境,升起真气,以便观察它。具体做法如下。

“修行于鼻端,系心令坚住。先数从一起,如是乃至十。修行顺此数,便得功德住。”(《达摩禅经》)修炼时关注鼻端来往的出入息,呼出气时心里默念“一”,然后吸入气;再呼出气时心里默念“二”,然后又吸入气;如此往复,一直数到十才成功,然后又从头来。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我练了十年才勉强能一次数到十而杂念不生。这样做把心息牢牢地拴在呼吸上。这里说的心念专注地看住呼吸(息),是轻松的,不是捆绑,只是看住它。正如佛陀的比方,就好像放羊一样,一群羊在草地上吃草,看羊的人并不约束他们,只是眼睛看着。

我们知道,大脑神经元每时每刻都在新陈代谢,每分钟都会更换大约100万个神经元细胞,它们都会重新建立连接,可以说大脑不断在重塑。“用进废退”原则影响着大脑重塑的方向,“心息合一”的训练有利于形成一些特殊的神经元链接组,它们可能使大脑更安静和敏锐,容易感知一些新东西,真气、气脉可能就在此之列。

做到了心息合一,没有杂念妄想,身体就开始发生一些反应和变化。《达摩禅经》讲是“息轻重冷暖,软粗与涩滑”,即八种触受(八触),冷、暖、轻、重、柔软、粗、涩、滑。其中“粗”是什么很难理解,后面我体会到气感成团后,在柔软中还有发硬的感觉,才知道它可能是这个意思。

呼吸调好,妄念意识清净,定境就到来,即“意寂止摄来”,这时“身中清凉起”,这个清凉不是外来的一股凉气,而是内心的清凉,它无法用语言讲出来的。如果我们一天到晚都在繁忙操心,叫“热恼”,清凉就是与之相反的状态。这个清净凉爽的感觉舒服得很,不仅心里无杂念,而且身体也处于上佳状态。《达摩禅经》说这就是入定的境界。“修行正住已,种种观察风”,即修行达到“止”的境界,就起观了,体内会起来的种种风(真气)。

到这个时候,我还不确定这些感觉是不是心理暗示产生的作用。长期练习“心息合一”,会使大脑重塑,虽然可以使大脑更敏锐,易于产生一些新图像,但是也可能造成很强的心理作用。在入定的境界中感觉到的真气,会不会只是一种心理暗示?还是身体其他部分真的发生了更敏锐的大脑可以感觉到的变化?

如果真气只是一种心理暗示也很好,毕竟对身心有好处,但是这样的定境就只是一种心理学行为;如果入定境升起的真气使身体其他部分发生了实质变化,入定境就不止是一种心理学行为,而且也是生理—物理行为。

2014年我卸任公职,才真正安静下来。以前的安静是表面上的,内心深处的潜意识并未安静,时常有某个事情要出问题的念头冒出来,使心不安,而且不能彻底摆脱贪、嗔、痴。现在没有事了,想管事也没有用了,心真正安定了;而且没有攀缘对象,贪、嗔、痴也消失了。真正安静下来后,发现入定时,气感由粗浊变细清了,容易聚集起来。

入静,调呼吸,意守气海,可以把全身的气聚集在那里,形成一个有力度的强气团,在气海慢慢地飘。意念可以操纵这个气团,但是当意念让它停留在气海时,它在气海憋一会儿后,会突然爆发,不受意念控制地上涌,沿脊柱(中脉)上行。

气团到腰椎时,有热辣辣的痛感,但很舒服;到大椎时常常被堵住,好像感觉挣得筋骨格格响;进到枕骨处也常这样;这时细调身体姿势,常有助于气过关;气到眉心轮,又会被堵住,这时会挣得头大幅度摇动,有些气能通过然后到达百会,像要把那里的板结的东西挣裂开来。

气感更强和更安静时,可以感觉气团的路径中心像有一根细管(正好与脊柱中心一致),像电线一样,从气海连到头顶百会,气就像电流一样上下运动,气团的中心是个“小球”,它行经的管道位于脊柱中心,细若麦秆,这正是脊髓的位置,这时“小球”的运行是不大受阻的。

所有气感当然都是大脑产生的图像。然而我所感到的真气不是心理作用,不是大脑虚拟的图像,因为真气可以违反意念而自己运行,而且真气可以产生显著的生理变化。例如:“入定”时杂念很少,即使出现,也如浮云般轻轻飘过;身体无论发热还是清凉,都感到十分快乐;无论生理感受多强烈,事后都会身体轻安,感官敏锐,智力提高。

发现了什么

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与神经元的突触相连。例如,某个细胞出现炎症分子,就会刺激迷走神经,使其发出信息神经信号,传递到大脑;然后,大脑判断后,通过运动神经,把指令神经信号反馈给最初发出信号的组织,使该组织停止合成统称为细胞因子的其他炎症分子,并通过制造“药物”来控制细胞,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而且,人体的任何感觉(包括真气气感),都是大脑产生的图像,都与神经系统密不可分。

因此我们感到的真气气感:冷、暖、轻、重、坚、软、涩、滑(还有酸、痛、胀、麻、痒),都是相应处的神经元被触动时,大脑在接受它们发出的信号后产生的图像;真气流动,表明身体相应处的神经网络交替连续被触动;禅定时常有身体全部或部分消失的感觉(“空”),是你的身体全部或部分的神经网络处于未被触动的状态。

大量水分子聚集起来,可以涌现出波浪,波浪与水分子是不同层次的现象;大量神经元协调运行,可以涌现出真气,真气与神经元是不同层次的现象。这就像阅兵的队列,队列是客观存在的,但它是许多士兵组合起来才形成的。(见图1)

朱清时在北中医演讲全文:我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

离开水,看不到波浪;离开士兵,就没有队列;离开神经元,看不到真气。这可能是那些避开神经系统去寻找独立的“经络系统”的努力都失败了的原因。 观察单个神经元时看不到真气,只有观察身体中大量神经元的整体运行时,它才出现。要进行这类观察,可能还需发展新的科学实验方法。

由于神经元遍布全身,它们的突触分布更是一团乱麻。但是身体的高效有序运转意味着传递信号的网络可能会有各种“干道”。正如地面上每座房子门前都有一条路,但是一定有各种等级的公路一样,经络是真气运行的各种干道,中脉是主干道。如果用科技手段证实了这个猜测,真气和经络之谜就可能被解开。

每时每刻,大脑都在新陈代谢,每分钟都会使约百万个神经元细胞重新建立连接,大脑和全身的神经元接连不断在重塑。重塑是在“用进废退” 中进行的,就像长期弹钢琴、拉小提琴、学习外语可以改变特殊脑区的构造和功能一样,长期观想也可以在大脑中产生巩固的形象,“心息合一”和气注中脉的训练,可能改进中脉状况,并带动全身。

2009年,丹麦科学家用高清晰度的核磁共振技术,不但看整个大脑,也看整个脑干和小脑。他们发现,长期禅定也能改变脑干的构造,改善心肺和其他自主神经系统功能。(见图2)

朱清时在北中医演讲全文:我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

正确地锻炼身体,可以使身体越来越好,甚至获得常人不可企及的能力;正确地锻炼中脉(脊髓和大脑),可以使中枢神经元越来越健康,它们之间的连接越来越通畅,不仅可以增进身体健康,也可能增强智力和认知能力,如果有人因此得到了常人以为“神奇”的能力,也是可以理解的,从科学的观点看,禅定的奥秘之一是否就在这里呢?

真气是什么

真气和经络很难被理解,可能因为它们包含更深层的问题。

我们听见一片竹林的哗哗声就说风在吹,但是风是哪来的?游行队伍走出壮丽的队形,一定有人发出信号指挥,他是谁?大量神经元要协调一致地行动,必定有信号在协调,这些信号从哪来?

我们的身体包含大约50万亿个细胞,一个细胞由大约20万亿个原子组成, 人体是由大约1028个原子组成,原子的运动都遵循简单的物理定律。由同样多的原子组成的有生命的实体与无生命之物不同,生命是有意识的。因此可以说,组成人体的这些原子能如此协调一致地行动,是与意识有关的信号在指挥。

意识从何而来呢?现在很多科学家认为,大脑是意识的生理基础。大脑中千亿个简单的神经元以正确方式组合在一起,就能产生意识,即感知、思维和其他心智功能。因此意识就像大量水产生的波浪一样,是复杂体系在整体上涌现出的现象。 神经元是人体细胞的一种,因此真气应该是与意识同范畴的东西。然而,水能产生波浪,但是波浪是不能作用于水本身的。如果意识完全是大脑产生的,那么如何解释能用意念按摩脊髓和大脑?

这样看来,对中医的真气和经络的研究可能对理解意识之谜也有益。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医对人类文化的发展作出新贡献。
这个波浪比喻有意思,波浪本身是水构成,但光有水是形成不了波浪。意识就好比那个波浪一般,存在于大脑中。但仅仅有神经元连接的大脑,放在培养缸中,是否能产生意识?不过,这个比喻没有涉及到本质,因为上面提出了“如果意识完全是大脑产生的,那么如何解释能用意念按摩脊髓和大脑?”这一问题。

其实意识的独特之处在于所谓的“自由意志”,如果能证明这个“自由意志”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意志,那么意识是可以脱离物质而存在的;否则这个“自由意志”只是类似电影《楚门的世界》中的楚门的境遇一样,看上去感觉自己是自由的,实际上都是被设计好的(参见“缸中之脑”思想实验)。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