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健康知识 鹤年堂匾联引发的“忠”(杨继盛、戚继光、潘祖荫)“奸”(严嵩、严世藩)之辩

本帖由 一等闲人20182018-05-04 发布。版面名称:养生保健

  1. 一等闲人2018

    一等闲人2018 普通会员

    鹤年堂匾联引发的“忠”(杨继盛、戚继光、潘祖荫)“奸”(严嵩、严世藩)之辩,其实是鹤年堂立店宗旨和经营理念的具体体现。
    鹤年堂创始人、元末明初著名诗人丁鹤年建店伊始就确立了“寿人寿世为怀”的立店宗旨和“相生促生,生生而不息”的经营理念。
    所谓“寿人寿世为怀”,以岐黄之理,调养于生,人无疾而寿,各达天年,寿人也。以寿人之怀济世,寿世也。安于救疾者,医也;倾于寿世者,上医也。作为堂训,这是鹤年堂建店的宗旨,它的独特之处表明鹤年堂既有医家治病救人境界的责任感,还关注世人健康,让所有人都得以健康长寿;更有社会责任感,为国家民族的健康发展尽到医家的责任。
    所谓“相生促生,生生而不息”,既有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和而大同”的中庸思想,又有自然规律中的“相克则死,相生则健,相生则致远”的发展理念,也就是说鹤年堂从建立那天起,就把每一个客户、无论贵贱、无论其思想意识如何,都应该视为鹤年堂应该为之服务、与鹤年堂“相生促生”的自然人,应该摒弃“相克”的思想,弘扬“相生”的理念,以达到“相生共赢,和合生财”的目的。
    这是忧国忧民的诗人——丁鹤年创建鹤年堂、其后传承人(曹蒲萨、王圣一、刘一峰)发展鹤年堂、并使鹤年堂得以延续600余年辉煌的核心秘密所在。
    作为诗人的丁鹤年,“凡忧国忧民之念,旨发之诗歌”。出身名门望族的他,不求仕进而厉志为学,当父亲想让他世袭荫叔父桓州的官职时,鹤年推辞说:“吾宗固贵显,然以文学知名于世者恒少,吾欲奋身为儒生,岂碌碌袭先荫,苟取禄位而已耶?”官府也曾先后几次推荐他出来做官,但都被他拒绝了,他除了继续写诗以外,还在以“善药食(药膳)、长乐饮(保健药汤)”而闻名于大都的曾祖父阿老丁的影响下苦研岐黄(中医)之术,医术渐精。
    他目睹了战乱中人民群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以及那种人烟断绝、千里萧条的惨景,所以在诗歌中都有深刻的描绘:他把自己对祖国命运的担忧,对久别故乡的怀念,以及对坎坷生活道路的余悸,全都倾注在自己的创作中。他曾将这些忧国忧民、关心人民疾苦、怀念故里的作品编进他的《海巢集》、《哀思集》、《方外集》和《续集》中,在明清两代流传。后人也曾收集有《丁孝子集》,其中共收集他的诗歌346首,铭5篇。戴良曾在《鹤年吟稿序》中写道:“鹤年古体歌行,皆清丽可喜,而注意之深,用工之至,尤在于五七言律。其措辞命意,多出杜子美,而音节格调,则又兼得我朝诸阁老之所长。其人人之深,感人之妙,有非他诗人之所可及。”丁鹤年的诗在元末明初独树一帜,广为流传,不仅在我国少数民族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在整个中国文学史上也有较大影响。后人对他的诗有较高评价,我国现代著名史学家陈坦先生在他的《元西域人华化考》一书中说:“萨都剌之后,回回教诗人首推丁鹤年。”丁鹤年在几十年漂泊流离的生涯中,深刻体会到劳苦大众缺医少药的痛苦,决心用自己的医术和良药为劳苦大众减轻和解除病痛,殷切地希望人民群众能够过上“化行沧海独升平”的安居乐业的生活。所以,丁鹤年把药铺取名为“鹤年堂”,既有以自己名字命名以却祖愿的含义,更有内含《淮南子.说林》中“鹤寿百岁,以极其游”的意思,同时也取汉族民俗“松鹤延年”之意,表明了他开办医药铺的目的就是要让人们健康长寿,更好地享受生活的美好。丁鹤年以七十高龄开办鹤年堂,既体现出他作为一代诗人特有的激情豪放,也饱含儒学之士命忧天下之风骨,有着强烈的大丈夫当做以兴天下的大事而流芳百世的追求。
    回到祖居之地的丁鹤年,把余下的祖宅重新进行了修葺,改造成了前店后厂的药铺,命名为“鹤年堂”,并亲自题写了“鹤年堂”匾额悬挂在正厅的大门之上。
    鹤年堂开业之初,丁鹤年就定下了“悬壶济世、以民为本”的经营理念。不仅北京当地的民众都去鹤年堂看病取药、包括很多外地来京赶考的穷书生、甚至一些来京公干的外地官员都来找他,而他除了收取一些草药的成本外,问诊、开方均免费,时间不长便声名遐迩。
    当年夏天,北京地区遭受了明朝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大地龟裂,禾苗枯萎,一群一伙的灾民拖儿带女,流离失所,贫病交迫…… 明朝虽实行“官医”制度,在各地设有所谓“惠民药局”,配有医官,但这种药局所挂出的“给军民贫病者医药”的招牌,不过是骗人的。穷人是一点儿“恩惠”也得不到的。许许多多的贫病者总是被推出门外,他们只好络驿不绝地到菜市口来找号称“平民药局”的鹤年堂求医问药。
    从旱灾发生后,丁鹤年便起早贪黑地为乡亲和远方上门的患者治病。设在菜市口东南角的鹤年堂药铺,整天挤满了病人和他们的家属。丁鹤年总是热心的接待,认真给他们诊脉、开方、配药,对一些付不起药费的穷人,还免费把药送给他们。
    鹤年堂为预防瘟疫发生和扩散,连夜配制了一大批辟瘟汤药,无偿向过往百姓赠送。为了过往军民饮用方便,丁鹤年和伙计们在药铺门口专门置一大缸,每天清早装上满满一大缸,有时候人多,不到半天就喝没了,伙计们又接续熬上,灌满……这一送,就送了大半年。当时的医药名家、举世著名的《方剂学》的作者张景岳形容鹤年堂赠药的盛况“世人趋骛鹤年堂”。
    明代从1408年至1643年,共发生大瘟疫19次,清代从顺治元年(1644)至同治11年(1872),全国各地发生“大疫”达三百数十次之多,次次都有“鹤年大缸”身影。
    鹤年堂不仅给“军民贫病者”送药汤的传统一直传承下来,而且鹤年堂在延续“避瘟金汤”传统配方的基础上,根据“四时”防病养生的理论,配制不同的汤饮:春季的“避瘟汤”,具有清热解毒,避秽除烦之功;夏季的“解暑汤”具有清心涤热,解暑除烦之效;长夏的“化湿汤”具有健脾化湿,消食开胃之功效;秋季的“润燥汤”,具有滋阴润燥,生津止渴之效;冬季的“散寒汤”,具有补肾壮阳,温经散寒之功。丁鹤年还对其曾祖父阿老丁的养生饮加以改造,在不影响养生功效的基础上,成功配制出既爽口解渴,又能强身健体的天然中药保健饮料——鹤年甘露饮养生饮品。
    后来,就形成了鹤年堂已保留数百年的传统:在店门口放一口大缸,按四时配制“避瘟汤”“解暑汤”“化湿汤”“润燥汤”“散寒汤”,久而久之,过往百姓将这“五汤”统称为称“甘露饮”。无论是行人、小商贩、人力车夫还是权贵名人,都可以随意饮用。掌柜的讲:医药这行的基调是济世的善事,喝的鹤年堂的字号,扬的是鹤年堂的名声。
    直到1954年公私合营时期,鹤年堂的门前还有一口大缸,里面总是盛有清热解暑的酸梅汤,任客饮用,不取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