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里有专业的老师和专业的文章!百草文舍,专业中医人士订阅首选。详情查看

医话杂谈 

吴生雄

终身讲师
#1
二零一六年六月初二上午,发小吴某某用三轮车载其母来到诊所前,吾迎出去大老远望其母面色蜡黄、精神萎靡、蜷缩一团、头低垂勉强抬起双目暗淡无神、询知月余不思饮食每餐食量极小,诊脉浮散无根,心中暗惊——此乃不祥之兆也。
土乃黄色,脾之本色外露是脏器将绝之候,掐指一算六月是第二季度的末月六月十二之后的18天脾土当令,这期间危候将会加速,恐殁于六月二十左右。
治得了病治不了命,不予为治,发小再三央求后,只开药1剂,嘱尽快带其母去大医院治疗......现如今医疗环境复杂小诊所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担不起任何责任的,想必大家都心知肚明。
第二天发小又来寻我说他母亲吃了我一付药后病情有所好转,请我再为处方,我坚决让他们转院,去中心医院找某知名专家全方位检查后告知没病,说只是个单纯的营养不良,让他们自行回家调养即可,白白花了几千元的检查费,为此发小耿耿于怀,我们之间闹了很大的不愉快。
谁知回家第三天患者突然昏厥不省人事,家属慌乱叫救护车送至医院,医院不收让转上级医院,在上级医院治疗几日看不到任何希望,出院后某日患者外甥说只有出的气儿没还的气儿看着多受罪不如......把氧气撤了吧,话音刚落,堂屋门框上悬挂的玻璃瓶(上书真武大帝几个字)突然掉了下来滚落进内室,当时内室站着几个人,但是瓶子不偏不倚正好在患者外甥的脚背上爆炸,导致鲜血直流。患者死于六月二十。
忆数年前,邻村一熟人请我给他的母亲看病,他母亲身体强健无任何疾病,数天前室外路滑跌倒腿部骨折,骨科处置后,希望输点消炎水促进骨折愈合,我到他家里看见其老母亲拄着一个带靠背的椅子在室内活动,诊脉六脉皆无,量血压怎么也量不到,我急忙收好器具,说这病我治不了,闪身离去。
那个熟人又请附近的一个医生去输液,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其母宾天了,结果那个医生家被大闹天宫。
 
由版主最后修改:
#4
之所以能有【先见】,无非依赖好的“四诊”。所以才能化险为夷。

这种情况,都敢于接手的医生,无非就是“无知者无畏”罢了。

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传统的四诊,不是现代科技能代替的。这种情况下,能触霉头的,大多都是整天嚷嚷要废除脉诊、乃至四诊的人。:014:
 

吴生雄

终身讲师
#5
之所以能有【先见】,无非依赖好的“四诊”。所以才能化险为夷。

这种情况,都敢于接手的医生,无非就是“无知者无畏”罢了。

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传统的四诊,不是现代科技能代替的。这种情况下,能触霉头的,大多都是整天嚷嚷要废除脉诊、乃至四诊的人。:014:
宗源老师所言极是,传统医学是千百年来劳动人民经过无数次经验累积的结晶,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独到之处!
 
最后修改:
#6
回复吧,感觉咱说的不合适,不回吧,又有些忍不住。纠结中。
……
唉,干脆说吧,老师见后勿怪就行。
老师,既然“询知月余不思饮食每餐食量极小”,就应该想到“面色蜡黄、精神萎靡、蜷缩一团、头低垂勉强抬起双目暗淡无神”是营养不良所致的,急则治其标,此时就应该让患者“回家调养”,一是益气,一是保养保留仅有的已剩不多的气机,待气机有所回复后再另求所图。当然这一切需要向家属说明讲清。而此时你却“坚决让他们转院”,去中心医院找什么知名专家,做什么全方位的检查,去折腾消耗仅有所剩不多的气机。气机消耗殆尽,不死才怪。
“话音刚落,堂屋门框上悬挂的玻璃瓶(上书真武大帝几个字)突然掉了下来滚落进内室,当时内室站着几个人,但是瓶子不偏不倚正好在患者外甥的脚背上爆炸,导致鲜血直流”,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做医不是能不能担起任何责任的,而是必须要有责任心。
 

吴生雄

终身讲师
#7
回复吧,感觉咱说的不合适,不回吧,又有些忍不住。纠结中。
……
唉,干脆说吧,老师见后勿怪就行。
老师,既然“询知月余不思饮食每餐食量极小”,就应该想到“面色蜡黄、精神萎靡、蜷缩一团、头低垂勉强抬起双目暗淡无神”是营养不良所致的,急则治其标,此时就应该让患者“回家调养”,一是益气,一是保养保留仅有的已剩不多的气机,待气机有所回复后再另求所图。当然这一切需要向家属说明讲清。而此时你却“坚决让他们转院”,去中心医院找什么知名专家,做什么全方位的检查,去折腾消耗仅有所剩不多的气机。气机消耗殆尽,不死才怪。
“话音刚落,堂屋门框上悬挂的玻璃瓶(上书真武大帝几个字)突然掉了下来滚落进内室,当时内室站着几个人,但是瓶子不偏不倚正好在患者外甥的脚背上爆炸,导致鲜血直流”,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做医不是能不能担起任何责任的,而是必须要有责任心。
呵呵,此患者来我这里就诊之前曾被数名中医调养过的,李老师说的法子都被用过了没效的,咱学艺不精只能让患者另请高明了;
还有一点,当今医疗行规:危重病号必须在正规医院通过仪器确诊后才能治疗,在病因不明的情况下贸然处置出了事医疗管理部门就会认定为医疗事故
 
#12
这些能预测,可是有些疾病就不能预测啊,比如大面积心肌梗塞,肺栓塞,心律失常室颤。这些疾病可是比闪电都快啊,关键是我们的收入不高,风险大。
 
#14
回复吧,感觉咱说的不合适,不回吧,又有些忍不住。纠结中。
……
唉,干脆说吧,老师见后勿怪就行。
老师,既然“询知月余不思饮食每餐食量极小”,就应该想到“面色蜡黄、精神萎靡、蜷缩一团、头低垂勉强抬起双目暗淡无神”是营养不良所致的,急则治其标,此时就应该让患者“回家调养”,一是益气,一是保养保留仅有的已剩不多的气机,待气机有所回复后再另求所图。当然这一切需要向家属说明讲清。而此时你却“坚决让他们转院”,去中心医院找什么知名专家,做什么全方位的检查,去折腾消耗仅有所剩不多的气机。气机消耗殆尽,不死才怪。
“话音刚落,堂屋门框上悬挂的玻璃瓶(上书真武大帝几个字)突然掉了下来滚落进内室,当时内室站着几个人,但是瓶子不偏不倚正好在患者外甥的脚背上爆炸,导致鲜血直流”,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做医不是能不能担起任何责任的,而是必须要有责任心。
二零一六年六月初二上午,发小吴某某用三轮车载其母来到诊所前,吾迎出去大老远望其母面色蜡黄、精神萎靡、蜷缩一团、头低垂勉强抬起双目暗淡无神、询知月余不思饮食每餐食量极小,诊脉浮散无根,心中暗惊——此乃不祥之兆也。

土乃黄色,脾之本色外露是脏器将绝之候,掐指一算六月是第二季度的末月六月十二之后的18天脾土当令,这期间危候将会加速,恐殁于六月二十左右。

治得了病治不了命,不予为治,发小再三央求后,只开药1剂,嘱尽快带其母去大医院治疗......现如今医疗环境复杂小诊所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担不起任何责任的,想必大家都心知肚明。

第二天发小又来寻我说他母亲吃了我一付药后病情有所好转,请我再为处方,我坚决让他们转院,去中心医院找某知名专家全方位检查后告知没病,说只是个单纯的营养不良,让他们自行回家调养即可,白白花了几千元的检查费,为此发小耿耿于怀,我们之间闹了很大的不愉快。

谁知回家第三天患者突然昏厥不省人事,家属慌乱叫救护车送至医院,医院不收让转上级医院,在上级医院治疗几日看不到任何希望,出院后某日患者外甥说只有出的气儿没还的气儿看着多受罪不如......把氧气撤了吧,话音刚落,堂屋门框上悬挂的玻璃瓶(上书真武大帝几个字)突然掉了下来滚落进内室,当时内室站着几个人,但是瓶子不偏不倚正好在患者外甥的脚背上爆炸,导致鲜血直流。患者死于六月二十。

忆数年前,邻村一熟人请我给他的母亲看病,他母亲身体强健无任何疾病,数天前室外路滑跌倒腿部骨折,骨科处置后,希望输点消炎水促进骨折愈合,我到他家里看见其老母亲拄着一个带靠背的椅子在室内活动,诊脉六脉皆无,量血压怎么也量不到,我急忙收好器具,说这病我治不了,闪身离去。
那个熟人又请附近的一个医生去输液,前后不到二十分钟其母宾天了,结果那个医生家被大闹天宫。

能预见吉凶者,真良医也!
 

白茅根

声名鹊起
#15
中医凭三指脉诊,真能决生死。不至于给将死的人贸然用药,给自己惹下麻烦。医生给人吃药吃死人,大多是不决生死----别人拉牛自己拔撅。我一生见过三例临危病人,一个60岁男壮实劳力,下午还在水利工地干活,收工后来看病,2公里路,一个人走来的。我一凭脉吓了一跳,他的脉两下一停三下一停,立即派人送到大医院。经抢救无效,第二天上午死亡。另一个是两个从20里路外来逛街的人,下午回家时,其中一人说他胸口不舒服,同行者勧他到我诊所看看,他还坚持要回去再看,到我跟前,我一诊脉,脉如屋漏,叫同行者立即送大医院。当晚死亡。第3例是我们村的一位不到60岁的男人,子女叫我去给他父亲看病,我一诊脉,脉如雀啄,建议立即去县医院。两小时后病人坐在架子车上回来了,医院大夫说是生气了,打了一针,花了几毛钱,没事。我暗自思量,这么显著的雀啄脉怎么能没事了?过了一个小时,我正要吃午饭,他家女子跑来叫我,快去看看他父亲。我走到病人床边,只见他满头汗珠,双手无脉,瞳孔散大。我说他已经走了,快给他穿寿衣。我常给比我年轻的中医讲这些病例。强调看病一定要诊脉。咱没高级设备,就凭三个指头。
 

金钱草

声名鹊起
#17
确实是保身的手段,或者叫高超技艺。但这些,如果在大医院可能就躲不过了。不能拒收吧

确实是保身的手段,或者叫高超技艺。但这些,如果在大医院可能就躲不过了。不能拒收吧
最后一个接盘的,倒了霉了。特别是病家不理解或者有其他想法
 
由版主最后修改:
#18
中医凭三指脉诊,真能决生死。不至于给将死的人贸然用药,给自己惹下麻烦。医生给人吃药吃死人,大多是不决生死----别人拉牛自己拔撅。我一生见过三例临危病人,一个60岁男壮实劳力,下午还在水利工地干活,收工后来看病,2公里路,一个人走来的。我一凭脉吓了一跳,他的脉两下一停三下一停,立即派人送到大医院。经抢救无效,第二天上午死亡。另一个是两个从20里路外来逛街的人,下午回家时,其中一人说他胸口不舒服,同行者勧他到我诊所看看,他还坚持要回去再看,到我跟前,我一诊脉,脉如屋漏,叫同行者立即送大医院。当晚死亡。第3例是我们村的一位不到60岁的男人,子女叫我去给他父亲看病,我一诊脉,脉如雀啄,建议立即去县医院。两小时后病人坐在架子车上回来了,医院大夫说是生气了,打了一针,花了几毛钱,没事。我暗自思量,这么显著的雀啄脉怎么能没事了?过了一个小时,我正要吃午饭,他家女子跑来叫我,快去看看他父亲。我走到病人床边,只见他满头汗珠,双手无脉,瞳孔散大。我说他已经走了,快给他穿寿衣。我常给比我年轻的中医讲这些病例。强调看病一定要诊脉。咱没高级设备,就凭三个指头。
可见古人总结出来的脉学,诊断疾病,预测吉凶,都是十分准确的。可惜许多人没学到。
 
顶部